ICT 推动农村产业融合发展
来源: 人民邮电报 作者: 发布时间: 2020-12-14

        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对于构建现代农村产业体系、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农民增收等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当前,随着ICT(信息与通信技术)向农村渗透能力的逐渐提高,农村各产业之间边界日益模糊,交叉融合特征日趋明显。在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数字乡村”等战略的背景下,ICT如何进一步推动农村产业融合发展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农村产业融合外在驱动力显著增强内在需求扩大

  利好政策频出,农村产业融合进入快速发展的重要机遇期。2020年国家层面先后印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抓好“三农”领域重点工作确保如期实现全面小康的意见》《2020年网络扶贫工作要点》等系列文件,进一步支持ICT推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信息通信主管部门也强调推进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在农业中的应用,以及网络服务应协同农业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相关政策的持续倾斜对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形成长期的利好。

  ICT向农村渗透,农村产业融合外在驱动力显著增强。一是网络服务供给能力提升,实现了农村和城市“同网同速”。根据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6月,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为52.3%,较3月提升了6.1%,深度贫困地区贫困村通宽带比例也提升至98%,ICT向农村渗透所需的网络服务供给能力逐渐增强。二是“移、大、云、物、智”技术交叉发展,以及LPWAN等联网技术和数据处理技术不断取得突破,ICT的研发成本逐渐降低,技术向农村扩散成本有效降低。

  农村信息消费能力逐渐增强,农村产业融合需求不断扩大。一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已成为推动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力量。根据农业农村部发布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服务主体高质量发展规划(2020-2022年)》数据,全国依法登记的农民合作社已达217.3万家,从事农业生产托管的社会化服务组织达到37万个,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超过300万家。新型经营主体一般拥有较强的ICT掌握能力,已成为我国农村产业融合过程中不可忽视的力量,其典型特征是将日常生活和生产经营与互联网紧密结合。二是农村信息消费群体日益壮大,消费能力持续升级,促使农村产业融合需求不断增长。截至2020年6月,我国农村网民规模为2.85亿,较3月增长3063万,占比达到30.4%,农村信息消费群体不断壮大。以农村地区为代表的下沉市场很大程度上拓展了信息消费空间,对诸如智慧农业等高层次、高水平、高品质的ICT产品和服务的消费需求逐渐增强。

  农村产业融合水平提升但非均衡性依然明显

  从融合演进路径来看,我国已初步完成ICT与农村各产业的技术融合,开始向产品与业务融合转变。一是根据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建设水平监测评价报告,目前我国已初步形成了农业物联网、大数据与云计算、农业传感器与物联网、动植物生长数字化模拟与设计全自动智能化动植物工厂等智能化农业技术体系,并广泛应用于示范区农业种植、畜牧养殖、水产养殖的产中环节;二是在ICT与农产品加工融合领域,我国已有智能制造应用于农产品加工和质量安全控制的经典案例;三是在ICT与农产品加工、销售以及农业社会化服务融合领域,已衍生出电子商务。总体而言,我国ICT与农村一二三产业已初步完成技术融合,开始向产品与业务融合转变。

  从融合发展水平看,ICT在推动农村产业融合上总体水平较低,但呈不断上升趋势。根据产业融合的“技术融合→产品与业务融合→市场融合”路径,我国当前处于技术融合向产品与业务融合的转变阶段,而市场融合发展则相对滞后,表现出三个主要特点:一是ICT推动农村产业融合的总体水平较低;二是ICT对农村第三产业发展的推动作用明显大于农村一二产业;三是融合度已呈现逐年上升趋势,未来随着“乡村振兴”“数字乡村”等战略的落地实施,趋势将更加明显。

  多重因素造成农村产业融合呈现非均衡特征。一是ICT与农业产业融合成功的案例大多集中于国家现代农业区,以规模大、资金雄厚的少数行业巨头或农场主为主,而占我国农业生产主导地位的小农家庭,受资源、资本的限制,在农业生产主要环节运用ICT的能力和水平均较低。二是农村第二产业部门一般具有较强的ICT应用能力和资金实力,但具有“需求遵从”的特点,融合过程中的主导地位不突出,甚至出现拒绝ICT接入的情况。三是农村电商、农村物流运输、互联网﹢旅游、观光农业等新业态不断涌现,ICT与农村第三产业融合度最高,尤其是农村电商渠道下沉极大地拉动了ICT与农村第三产业的融合发展。

  提升网络供给能力参与农村产业融合生态建设

  政策层面需加强对融合路径和融合水平的关注。从融合演化路径着手,政策层面既要在农村引进、扶持以及培育ICT服务企业,也要大力推广和宣传融合发展所形成的产品、服务与业态。从提升融合水平着手,因地制宜,根据区域农业产业特点,有针对性地强化融合发展的薄弱环节,鼓励探索适合农村产业融合发展且可盈利、可持续的运营模式,切实推动ICT与农村一二产业融合。

  鼓励信息通信业深度参与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生态建设。ICT向农村产业的扩散一般以“产业互联网”方式呈现,ICT向农村扩散大多以“解决方案”为逻辑主导,强调整合资源帮助企业解决个性化的复杂问题。一方面,信息通信业需深入参与农村一二三产业基础设施转型的顶层设计,提供综合解决方案,并探索新型商业运作模式。另一方面,需切实推动ICT下沉到农村产业核心地带,推进到产业每一个环节,最终形成ICT与农村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生态共同体。

  提升技术要素渗透所需的网络供给能力。一方面,我国虽然已实现农村与城市“同网同速”,但中西部及东北地区大田连片区域,青海、西藏及内蒙古的规模化畜牧区,东部沿海部分养殖池塘、沿海渔村和近海渔区等区域网络覆盖不足,尚不能满足技术应用的网络传输需求,需因地制宜切实推进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向农业作业区纵向延伸。另一方面,不同端到端技术要素向农业产业渗透应用对网络时延、可靠性、速率等性能有差异化需求。当前主要依靠的GPRS/LTE网络不足以支撑无人机植保、机器视觉类新型农机等技术应用,需结合“数字乡村”战略,适度向农业重点区域按需建设5G网络,提高网络供给能力。

  总体来看,ICT向农村一二三产业渗透能力呈现逐渐增强态势,已促使农村产业之间的边界日益模糊,交叉融合特征也日趋明显。从融合水平看,我国农村产业融合大多为农业内部自给自足,对ICT等新要素吸纳不够,融合程度总体上依然较低,且呈现较明显非均衡融合特征,农村产业的发展还需国家、地方政府、涉农主体以及ICT产业界等多方共同推动。(李婷婷 王文跃 刘泰)


地方动态

中国信息协会2020年度总结表彰会圆满召开

中国信息协会信息化发展研究院与长春市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020年在线教育发展大会在京顺利召开

2020年全国政务热线发展年会在京隆重举行

  • 协会要闻
  • 通知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