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乡村建设提速 为乡村发展添“智”提“质”
来源: 人民网 作者: 发布时间: 2021-09-09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加快推进数字乡村建设,构建面向农业农村的综合信息服务体系,建立涉农信息普惠服务机制,推动乡村管理服务数字化。

加快推进数字乡村建设,既是乡村振兴的战略方向,也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内容。

近日,中央网信办、农业农村部、工信部等多部门联合制定的《数字乡村建设指南1.0》(以下简称《指南》)正式发布,明确了数字乡村建设总框架,提出乡村数字经济、智慧绿色乡村、乡村数字治理、乡村网络文化、信息惠民服务等5大数字场景应用建设,涵盖了乡村建设的方方面面,为全国推进数字乡村建设绘制出总体“施工图”。

近几年来,我国数字乡村建设不断提速。2019年5月,中办、国办联合印发的《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明确指出:“数字乡村是伴随网络化、信息化和数字化在农业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应用,以及农民现代信息技能的提高而内生的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和转型进程”。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提出“实施数字乡村建设发展工程”“加强乡村公共服务、社会治理等数字化智能化建设”“发展农村数字普惠金融”等多项具体要求。今年2月,国家乡村振兴局正式挂牌。数字乡村建设的大幕已徐徐拉开……

数字乡村建设驶入“快车道”

位于四川盆地南缘的宜宾市兴文县,地处川渝滇黔结合区域,是四川最大的苗族聚居县。这里地形复杂,高低悬殊,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和矿产资源,却长期“养在深闺人未知”,鲜为外人所知。

近年来,为适应信息化快速发展需要,兴文县加强新型智慧城乡建设,积极推进数字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打造智慧化应用场景,助力数字乡村发展。

围绕“智慧县城+数字乡村”建设,兴文县共投入5亿元,实现全县12个乡镇183个村(社区)4G网络全覆盖;建成符合国家网络安全标准的兴文县云计算中心,将四家运营商网络设备与网络整合到云计算中心机房,并自主开发了云网综合监测系统,升级改造城乡电子政务外网,做到“横向到边、纵向到底”政务网络服务全覆盖。

同时,兴文县积极推动数据共享,将县内自建的23个政务信息系统统一迁移上云,共享虚拟计算资源与网络安全资源,为数据融合奠定基础;全面整合智慧化综合监管与服务、便民服务缴费、效能监察、公众监督上报平台等53个信息化平台系统。建成智慧城乡大数据监管与服务平台,整合12345市民热线、12319城市服务热线、监督案件等系统;建成全域旅游大数据中心,助力乡村旅游服务;建成党建+智慧农业平台,发挥党建富民政策的指导作用,增加农户对生态种养市场的实时感知能力,提升生态种养效能。

完善的数字化基础设施,为文兴县经济发展和群众生活带来了诸多便利。据统计,智慧城乡大数据监管与服务平台受理涉政府管理、民生服务各类案件近40万件,为群众挽回损失近1.8亿元,应急帮助市民218次,找回走失儿童和老年人共62人,极大改善了县域治安环境。便民服务方面,现已开通18项便民应用子系统,累计5000余万人次参与便民服务应用体验,实现代缴水电气费、畅游兴文等便民服务。

近年来,兴文县陆续荣获中国低碳生态示范县、中国绿色名县、中国天然氧吧、中国康养产业50强县、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县、四川省全域旅游示范区、四川省乡村旅游强县、天府旅游名县候选县、四川省生态园林城市等20余项殊荣。

兴文县的“数字之路”正是我国数字乡村建设的一个缩影,也为其他地区探索数字乡村建设提供了一个路径参考。

从东海之滨张家港,到西北大漠内蒙古鄂托克前旗,从“北国粮仓”黑龙江北大荒,到西南“茉莉之都”广西横州,包括兴文县在内25个数字乡村建设的代表性案例被写入《指南》,覆盖信息基础设施、乡村新业态、智慧绿色乡村、乡村数字治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信息化、乡村智慧应急管理等多个领域。

《指南》指出,加快推进数字乡村建设,既是巩固拓展网络帮扶成果、补齐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短板的重要举措,也是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实现乡村全面振兴的关键一环。

在信息基础设施方面,《指南》提出,网络基础设施应延伸到行政村、实现行政村的宽带接入全覆盖、推动基于IPv6的下一代互联网规模部署和应用、适时推进5G网络在乡村的建设、保障农村通信网络电力供应等具体举措。

中国农业大学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教授李道亮认为,数字乡村建设是立足于我国新时代农业农村发展现状而作出的重要战略部署,《指南》根据中国乡村的发展实际,深刻把握农业农村发展的客观规律,因地制宜,为乡村数字化转型和发展的新模式指明了方向。

数字乡村建设还要迈哪些槛?

当前,新一代信息和数字化技术正在转变为新的生产要素和治理工具,为推动数字经济时代乡村振兴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如今,手机正在成为“新农具”,数据正在成为“新农资”,直播正在成为“新农活”,农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发展。全国1010万返乡下乡创业创新人群中,有55%运用“互联网+”等新模式。

在视频直播、网络带货等新型电商的创新推动下,农产品电商近年来持续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成为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超常规武器”。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农村网民规模为2.97亿,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为59.2%,行政村通光纤和4G的比例均超过了99%,农村和城市“同网同速”,城乡数字鸿沟明显缩小。

但与此同时,数字乡村建设仍面临诸多挑战。

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主任、研究员王小兵指出,要注意的是,在部分刚刚脱贫的乡村数字化建设中,还存在以下主要问题:一是沿海发达省市发展水平高于中西部地区,行业间、行业内应用不充分问题突出,脱贫地区总体落后;二是投入差异较大,体现在投入总量、投入主体、投入渠道等区域差异大,脱贫地区投入量和主体少、渠道单一;三是部分地区建设滞后,基础设施建设、数据库建设、信息交互等各要素不畅通,运营能力水平低下。

在他看来,数字乡村建设应重点着力于智慧农业、乡村社会的数字化治理和政府部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三个方面。

同时,数字乡村的建设需要多方参与,不仅要依靠政府的政策支撑,也需要相关企业把先进的技术带到乡村,与实际的生活、生产相融合,要把乡村的农产品带出去。

《指南》指出,数字乡村建设是一项点多面广的系统性工程,需要在深入了解和分析本地实际需求和发展现状基础上,结合建设项目特点,探索相应的建设和运营模式,实现数字乡村创新、集约、高效、可持续发展。

为此,《指南》列举了多个场景,便于各地因地制宜,筛选出适配本地资源禀赋、信息化基础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内容作为参考,探索具有本地特色的数字乡村发展路径。

《指南》还特别指出,各地区尤其要注意探索适合本地区数字乡村可持续发展的模式,避免不切实际的举债式发展,更不能大拆大建、贪大求全。

李道亮认为,数字乡村建设是一个持续推进、不断演化的过程,基础设施是实现数字乡村建设的基础。数字乡村不是智慧城市的复制版,我们要根据中国乡村的发展实际,积极探索乡村数字化转型和发展的新模式,不断提升农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赵超




地方动态

侯玲林副会长受邀出席第七届(2021)中国科学数据大会并为中国信息协会科学数据专委会成立揭牌

2021年客户观察(第五届)数智客服华南峰会隆重举办

2021第三届中国电子政务安全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

2021(第三届)全国政务热线发展高峰论坛在广西北海隆重举行

  • 协会要闻
  • 通知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