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前点播”成往事 视频网站“潜规则”停止了吗?
来源: 华西都市报 作者: 发布时间: 2022-03-23

        2021年10月4日,当话题#多个视频平台取消超前点播#出现在热搜榜时,可以说,视频网站会员制度迎来了一次极大的改变。从这日起,饱受消费者诟病和吐槽的消费模式“超前点播”,开始逐渐淡出了网友们的视线,成为历史。

  从2019年夏天的《陈情令》,到同年11月的《庆余年》,再到2021年的《扫黑风暴》,“超前点播”模式从在视频网站兴起,为网络播放平台带去巨大收益,到被消费者“口诛笔伐”,以及被中国消费者协会发文点名,再到“寿终正寝”,只用了短短两年左右的时间。而在“超前点播”消失后,视频网站的会员制度仍争议不断,哪怕购买了价格不菲的网站会员,仍有越来越多的付费内容:单片付费、自动续费、畅享杜比画质……花钱却得不到良好体验的现象,仍存在于视频网站消费之中。

  《陈情令》到《庆余年》

  “会员再付费”为何触众怒?

  日前,封面新闻记者独家专访了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知名微博法律博主吴声威。2019年12月,他在社交平台宣布起诉视频网站爱奇艺“超前点播”,在当时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在长达半年的博弈中,最终法院判决:爱奇艺公司单方增加“付费超前点播”条款的行为损害了吴某的主要权益,对其不发生变更合同的效力。

  “当下的会员制度问题,主要是会员权益存在一定的不清晰。”接受采访时,吴声威认为,当下视频会员收费制度仍存在“弊病”。

  超前点播,是指视频平台付费会员在已支付VIP会员费的基础上,额外支付每集数元的超前点播费,提前解锁剩下的剧集内容。这种模式的兴起,还要从2019年刷屏网络的爆款剧《陈情令》说起。当年6月,《陈情令》播出,腾讯视频在临近该剧大结局时开启“超前点播”,观众可以选择提前解锁最后5集内容,每集超前点播费6元。据媒体报道,《陈情令》片方曾在庆功宴上透露,该剧付费点播人数达520万人次,超前付费总金额达1.56亿元。

  可以看到,“超前点播”模式为播出平台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收益。而这种模式刚刚兴起时,消费者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此后,各大视频平台都开启了“超前点播”模式。相关报告显示,在2020年1月至8月,近6成首播电视剧和近3成重点网络剧提供超前点播服务。

  但到了同年11月开播的《庆余年》,消费者们开始“缓过劲来”了。当时该剧引发追剧热潮,播出平台相继推出“超前点播”付费模式,可在VIP抢先看6集的基础上,额外支付3元/集或50元可再提前多看6集。此番操作引发网友集体不满,认为付费成为会员后还要单独付费观看剧集内容,继而在网络中掀起一场巨大争议。随后,人民日报也发文痛批,指出“超前点播”吃相难看,一场平台与用户间的“博弈”也正式打响。而吴声威成为了这场博弈的参与者。

  2019年12月16日,吴声威在个人社交平台发布长文,同时晒出了民事起诉状,表示将起诉爱奇艺“超前点播”。他在文章中表示,作为爱奇艺的视频会员,在观看古装剧《庆余年》时,“不仅要看贴片广告,而且还要付费才能提前观看,一集费用高达3元——非常不可思议,印象中会员都是不需要另外付钱的,所以去看了一下协议和规则,才发现爱奇艺单方面修改了协议。”

  从兴盛到消亡

  平台与用户长期“博弈”

  现在,点进吴声威的个人社交平台,仍能看到这篇置顶长文,不仅点赞超过6万,更有数千名网友在评论区表达了支持。在吴声威正式宣布起诉视频网站前,广大网友早已“苦‘超前点播’久矣”,人民日报也曾发文表示“VIP之外设置VVIP,额外掏钱才能享受超前点播,视频网站是在制造焦虑诱发用户消费”。

  “案件的实体审理过程,大概持续了半年。2020年6月1日庭审进行了直播并当庭宣判,判决‘超前点播’对我不发生效力,爱奇艺不能对我另行收费,并赔偿我1500元的公证费损失。”吴声威说。

  虽然吴声威胜诉,但“超前点播”的模式仍然存在,平台方继续推行超前付费点播模式,想要抢先获取内容的用户依然要付费。但随着该案的发酵,视频平台也面临着巨大的舆论压力。2021年8月,《扫黑风暴》开播启用“超前点播”模式,从15集开始推出超前点播,3元1集按顺序收取超前点播费,必须按照剧集顺序“逐级解锁”的方式引发网友不满。随后上海市消保委对此事明确提出批评,腾讯视频与爱奇艺承诺将进行改进,支持选集解锁。

  到了2021年9月9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文,奉劝长视频平台“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并强调视频平台VIP服务应依法合规、质价相符。文中提到,长视频超前点播重自愿,逐集限制要取消:“视频平台规定单集收费、逐集购买或者逐集解锁,不论消费者是否需要,都必须按顺序购买才能实现超前点播,有损消费者自主选择权,违背消费者真实意愿。”

  而就在该文发布后不到一月的时间,同年10月4日,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大视频平台先后宣布,取消备受争议的剧集超前点播服务。在历经两年的博弈后,“超前点播”终于成为了历史。

  为何这种被消费者口诛笔伐的消费模式,仍在一片骂声中坚挺了两年呢?“从历史原因来看,视频平台习惯了临时加价、加码、减少会员权益。”吴声威说,其起诉“超前点播”时把贴片广告一起起诉了,但最终法院没有支持。“经常在视频平台看剧的用户会有印象,最早开会员时,是完全没有广告的。但后来,慢慢有了热剧推荐的贴片广告,在剧中还会插广告。平台一步步试探观众的承受边界,一步步压缩消费者的权益,还能实现商业牟利,屡试不爽。”

  而另一个现实原因在于,就算消费者不舒服、不认可,通过司法途径维权成本高、收益低。“好在我本人是律师,走司法途径轻车熟路,换成普通人肯定难以做到。”

  当“超前点播”成往事

  视频网站消费仍饱受诟病

  经过与消费者群体历时两年的博弈,三大视频平台取消了超前点播,让无数视频网站消费者感到欣喜。此外,各视频网站的会员制度,在不同程度上让消费者颇有微词。譬如,视频网站会员在观看某些电影时,仍需要“单片付费”;而单独购买影片后,观众能从付款日算起的7天内观看,过期即失效;单独购买影片后无法享受最高清的版本,若想“畅享”最高清,还得购买该平台会员……

  “会员收费和单独收费,本身存在一定的冲突和矛盾。”针对此问题,吴声威表示,当下的会员制度主要是会员权益存在一定的不清晰。“权益的边界到底在哪里?比如开了会员可以免费看电影,但是有的电影却要另外付费。既然如此,开会员免费观影特权所对应的边界就无法确定,仍是平台单方面随心所欲决定。平台完全控制会员规则的制订和修改,想什么时候修改就什么时候修改,想怎么改就怎么改。”

  据2021年6月发布的《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其中45.5%的用户在半年内为网络视频节目付费,付费习惯已逐渐养成。在庞大的消费群体背后,消费者的权益怎样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成为网络视听行业应该重视的问题。

  “大众因为各种原因,有时确实没办法、没时间和经济成本去维权。我认为,只要在日常消费过程中遇到不公之事,通过公共平台发表出来即可。因为总会有一些仗义执言的法律界人士,愿意站出来为大家维权。”吴声威表示,消费者愿意“发声”很有必要。同时,还可以借助一些公益组织,比如消费者协会可以通过公益诉讼的方式维护大众消费者权益,这样不仅能省去大量的成本,还可以让众多消费者受益。

 

地方动态

沈昌祥院士做客中国信息协会网信大讲堂——首期公益直播取得圆满成功

中国信息协会召开分支机构专项整治工作会

2022年(第二届)信息技术服务业应用技能大赛合作签约仪式在京举行

中国信息协会2021年度总结表彰大会圆满召开

  • 协会要闻
  • 通知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