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 “小网商”推动“大经济”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发布时间: 2022-07-21

倒好藕粉,冲入滚烫的开水,快速搅拌20秒后,白色悬浊液变得黏稠、透明,掺在其中的枸杞、红枣、黑芝麻等配料显现出来。配上英文说明:“美味又营养的藕粉就这样做好啦。”文斌把这段短视频发给一位柬埔寨客户,客户又通过自己的TikTok(抖音海外版)账号把视频发了出去。在这个只有35名粉丝的账户上,这条视频的播放量达到了4265次。客户用拼凑的英文给文斌发信息说:“我刚刚注册TikTok账户,发了视频,就不断接到订单。”

文斌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外国人从她的网店进货,销售中国食品。她的网店主要卖零食,如今客户覆盖十几个国家,以东南亚国家为主,包括柬埔寨、泰国、越南等。

正是千千万万像文斌这样的“小网商”,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支撑起了中国跨境数字经济的半边天。

根据商务部7月14日发布的数据,中国进出口规模今年上半年再创新高。其中,数字经济功不可没。《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报告(2022年)》显示,2021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45.5万亿元,占GDP比重达近40%,高于同期GDP名义增速3.4个百分点。数字经济作为国民经济的“稳定器”“加速器”作用更加凸显。

大数据让创业者更好地找准定位

作为一个入驻阿里国际站仅3年的“贸易型卖家”,文斌跟众多心怀创业梦但又缺乏技术和资金支持的小微卖家一样,也经历过迷茫的试错期。刚开店那一年,她上架了1000多种货品,还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不知道国外的人需要什么产品,只能我觉得什么好卖就卖什么”。

后来通过对大数据的分析,她发现中国零食在东南亚很受欢迎,于是便将目标市场转向东南亚,并根据东南亚人的口味,把货品精简到四五种。

这一转身,就站上了风口。有数据显示,自2021年起,东盟成为我国进出口规模最大、增速最快的贸易合作伙伴,东南亚成为中国跨境电商第三大出口目的地,其中B2B业务占中国跨境电商业务总量的70%以上。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转战东南亚这个潜力巨大的市场。

另一位“贸易型卖家”、艾想科技公司创始人曾永霞,此前也走过一段弯路。2015年,她回到家乡成都与大学同学开始了电商创业。最初她们经营服装外贸生意,但由于供应商在广州,无论是交货还是品控都难以把握。从2019年起,她们调整了业务方向,转向以温室大棚为主的农业设备出口。

从服装到农业设备,跨度为何会这么大?“一是因为货源就在成都周边,我们能更好地控制生产进度和产品质量;二是在选品时,我们会参考线上数据,看看这款产品有没有做得好的商家,以及做的商家多不多;三是温室大棚属于项目型产品,相对快消品来说门槛高得多,可以过滤很多竞争对手。”曾永霞说。

卖零食要看客户口味,卖大棚设备也要看客户需求。曾永霞介绍,他们会根据客户所处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以及作物所需的温湿度,设计产品方案。签订合同后,还要为客户提供安装指导和售后服务。她们凭借服务逐渐在海外站稳了脚跟,其客户80%以上来自美国和加拿大。

国际形势变幻莫测,跨境电商越做越大

2018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对中国的一系列商品加征关税。拜登上台后并没有取消这些关税,中美经贸摩擦仍在延续。美国政府希望通过这些手段与中国“脱钩”,并将供应链转移到美国本土或其他国家。

结果却出乎美方意料。2020年,中美贸易额达5867亿美元,同比增长4.98%,2021年,中美贸易额达7556亿美元,同比增长28.79%,其中,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同比增长25%。分析人士指出,为抵消关税损失,美国企业不得不提高国内商品价格,最终损害的是美国消费者的利益。越来越多的人呼吁,拜登应该彻底摒弃特朗普政策,修复对华贸易关系。

“艾想科技”的逆势生长,便是中美经贸关系“剪不断、理还乱”的一个缩影。曾永霞说,2019年公司销售额仅有30多万美元,2020年达100多万美元,2021年超过200万美元。虽然公司业务多少受到中美贸易冲突影响,但总体上一直保持增长,员工团队也由最初的两个人发展到了20人。

谈到竞争优势,曾永霞及合伙人表示,美国国内制造业正在衰落,同款设备在美国的采购价格往往比从中国采购要高两到三倍,而且仍然是“中国制造”。另外,通过电商交易能节省很多成本,即便疫情期间成本高企、运费暴涨,中国产品仍是“性价比最优”的选择。与荷兰产的温室大棚相比,中国产品具有价格优势;与土耳其等国产品相比,中国产品具有质量优势。

当美国大搞“孤立主义”时,中国的朋友圈却在不断扩大。今年1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首批生效的国家包括柬埔寨、泰国、越南等东盟国家。据外交部发言人介绍,在关税优惠、原产地规则、海关程序等方面,RCEP有力推动了更高质量、更深层次的区域经济一体化。

“RCEP生效之后,从中国卖货到东南亚更顺畅,通关更快捷。”文斌说,“以前我们卖一种保质期两个月的蛋糕,疫情严重时送过去可能都过期了。现在只要十几天就到了,客户还有一个月可以卖。”返单量也随之提高,过去客户复购率是百分之二十几,RCEP生效后提高了十几个点,“因为通关效率越高,客户拿货越快、卖得越快,回购也就越快”。

在虚拟空间搭建民心相通之桥

中国与东南亚日益紧密的经贸往来,也促进了民间文化交流。“越来越多的客户开始学汉语,因为他们知道,学会汉语后拿货价格就更有优势,不但可以跟我们谈,还能直接上淘宝谈。”文斌说,还有很多客户喜欢中国饰品,她会不定期地送他们一些中国雕像和绘画。

在文斌的客户中,令她印象最深的是个柬埔寨女孩,下单频率很高,但每笔交易金额都不高,每次还要找不同的人代付款,“很麻烦”。有一年春节店里放假,“她从初一催到初八(发货)”。文斌终于忍不住问对方:“你为什么不自己付款?如果你自己开账户,就能在后台看到物流跟踪记录,不用这么着急了。”对方回复说:“姐姐,我才14岁,办不了银行卡,只能找代付。”文斌后来了解到,通过跟中国人做电商生意,这个女孩养活了一家五口人。

后来文斌发现,经常有人跟她“聊着聊着就消失了,过几天又出现了,说那几天在考试,考完又回来拿货”。她说,许多东南亚的孩子从小就出来做生意,在社交网络上发视频、开网店,赚学费和生活费。

东南亚电商“低龄化”现象的背后,有着多层次的原因。根据谷歌2021年发布的报告,东南亚电商市场规模将由2021年的1200亿美元增长到2025年的2340亿美元,增速将领跑全球电商市场。另据世界银行调查,从2015年到2019年,11个东南亚国家中,有7个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比例持续上升。庞大的人口规模、年轻化的人口结构和互联网时代的消费习惯,让东南亚地区成为电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释放出巨大的市场潜力。

“通过国际贸易,我们不仅帮助东南亚国家的客户养家糊口,也让全世界享受到了中国美食。”文斌说。

在美国,即便双边政治关系遇冷,但民间往来依然很活跃。在曾永霞的记忆中,有个客户“脾气很怪”,“有一丁点事情不合他的心意就会‘暴走’”,而且这个客户来自巴拿马,英语不太地道,沟通非常困难,“最后是用画图的方式跟他交流,搞清彼此的意思”。经过漫长的前期沟通后,订单终于成交,客户给了他们很高的评价。

“你们的严谨和负责,让我们深感钦佩。”在写给曾永霞的邮件中,这位名叫埃里克·哈拉里的客户说,他是一家露营机构的负责人,希望能成为他们在美国和加拿大的代理。“这(合作)将是个有趣的开始,也将是个极好的机会,让我们结成更紧密的关系。”

谈到未来,曾永霞充满信心。她今年的目标业务量是550万美元,将继续以北美为重点市场。“我们一直在逆境中成长,相信美国未来也会认识并接受中国国力日益增长的事实,找到一个共同发展的立足点。”文斌希望能创建自己的品牌,以便更好地把控价格和品质。

“在全球疫情大背景下,中小企业在传统外贸中会有一定的困难和障碍,但通过建立数字化外贸,能够更高效地触达全球客户信息和市场商机。”阿里巴巴国际站四川区域总经理对记者表示,在数字经济市场,中国制造将大有作为。



地方动态

2022第五届中国信息技术应用创新大会在京成功召开

2022(第七届)中国网络信息安全峰会在京隆重召开

沈昌祥院士做客中国信息协会网信大讲堂——首期公益直播取得圆满成功

中国信息协会召开分支机构专项整治工作会

  • 协会要闻
  • 通知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