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村务平台:如何助解乡村振兴时代问卷?
来源: 经济参考报 作者: 发布时间: 2023-05-23

在我国完成脱贫攻坚历史使命之后,乡村振兴已成为农村发展的时代问卷,各地在不断创新思路,求解答案。

从2022年夏至2023年春,记者在辽宁、河北、湖南等省份农村地区调研发现,这些地方利用建设银行协助开发的智慧村务综合服务平台,通过对基层党务、村务、财务“三务”进行公开,村集体资金、资产和资源“三资”进行监管和经营,不仅算清了村里多年的“糊涂账”,揪出了一些“小蛀虫”,还走活了农村资产经营这盘棋,同时让农民享受到更为便捷的金融和产销信息服务,打造了新时代“枫桥经验”,为乡村振兴奠定了基础。

四大国有银行之一的建设银行,在守正和创新中落实着党的二十大精神,服务着基层社会治理。

智慧村务平台成为农村发展“新农具”

“喊了四十年的村务公开,终于不再走过场了!”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宝力镇小城子村村民杨晓东一边用手机展示村里的“三务”公开情况,一边告诉记者:“这回公开是真的了,谁家包了多少经济田,谁家得了多少补贴,村里的每项支出都干了啥,一目了然。”

从2021年1月开始,辽宁省的基层党务、村(居务)、财务(简称“阳光三务”)公开活动就借助“阳光三务”APP在全省14个市全面铺开。公开的内容包括农村发展党员情况等党务8项、惠农补贴发放情况等村务9项、乡村振兴资金使用情况等财务7项。

目前辽宁省的“阳光三务”已经遍布15个市(含沈抚示范区),涉及105个县区、1399个镇街、16158个村社。

2022年9月,河北省迁安市大五里镇曹官营村的140户农民着急了,天津渤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占用他们土地的年度补偿款尚未发放。按每年惯例,上面的补偿款下来,要由村会计找村两委班子的人签字,再到镇农经站走手续,还得要镇长签字。村民蔡立权等把情况反映上去,镇里决定直接利用智慧村务平台的“村务公开”功能推进工作,随即进入审批流程并迅速对结果进行了公示。在此过程中,村民在手机上随时都能了解到审批进展。对于前所未有的高效率沟通,村民们纷纷“点赞”。村委会还通过平台“人口管理”功能对本村常住人口和户口信息进行日常统计和管理,实现了从笔头统计到信息化建档的跨越式转变,极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2020年9月起,河北省的4.9万个行政村开始推行“裕农通河北”乡村振兴综合服务平台,平台搭载了强大的智慧村务功能,集政务服务、便民服务和助农金融服务于一体,是一个标准统一、数据统一、监管统一的精准乡村治理工具,有的农民称之为“新农具”。

2022年8月,湖南省株洲市炎陵县的黄桃获得丰收。垄溪乡仙坪村的村民罗德昌坐在家里把自己的信息公布到智慧村务平台上,很快就卖出了黄桃。此前银行也是通过智慧村务平台对罗德昌信用信息的抓取,给他提供了一笔无抵押担保贷款“黄桃贷”。

到2022年8月,湖南省2.4万个村已经全部配置了智慧村务平台,这个平台兼具“村级智慧政务中心”和“村级便民服务中心”的功能,为农村550万村民提供了助农取款及转账汇款服务,为1893万农民办理了社保代缴服务,为2953万农民提供了便民缴费服务。

智慧村务平台使多地“乡村治理”的一潭死水变成了活水。

算清“糊涂账” 盘活农村“三资”

2022年夏,辽宁丹东凤城市通远堡镇曾家村七组的村民,看着村里“阳光三务”平台上公布的收支明细觉得不对劲,他们的水田承包费还没发就上了账。村民把这事反映给了镇纪检委。镇纪检委经核查发现,这项费用已上交到镇经管站,但如何分发尚缺少村民民主议定程序。镇党委立即组织议定程序,每户230元的承包费很快发放到农民手中。

建行工作人员向客户介绍“阳光三务”智慧平台。受访者供图

有了“阳光三务”,辽宁省解决了大量像曾家村这样的村集体资金、资产、资源“三资”问题,不少地方还借机进行了“三资”清理。

昌图县组建了“三资”整治工作专班,聚焦资金管理,针对截留、贪污、侵占、挪用集体资金等问题,分类建立九个清单,对2013年至2021年间的集体资金进行了全面起底,共清理被拖欠集体资金599.6万元,排查出白条入账、坐收坐支、小金库等问题涉及金额3204万元。

在资源管理方面,昌图县还以对比台账的方式解决了资源底数不清、长期发包、发包价格低、无收入等问题。清理不合法或显失公平的经济合同3302份,清理违规发包及未交承包费土地面积2.85万亩。

有了智慧村务平台的支持,湖南省一些地方的农村“三资”经营风生水起。

韶山市杨林乡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副主任、农经站站长彭剑宇告诉记者,智慧村务平台功能设计规范,能够保证村集体的各项活动在合法框架内运行,这使得村里能放开手脚经营村集体资产。以前外包的项目,现在由村合作社自己施工就可以了,这样既节约了成本,又增加了村里的收入。团田村的190万元美丽乡村建设项目,就是由全村自己承建的。现在各村争相盘活集体“三资”经营创收。

防治农村“微腐败” 一些社会矛盾迎刃而解

就在辽宁省各地“阳光三务”工程推广如火如荼之际,昌平县小城子镇小城子村原党支部书记甄景芳和村两委委员、报账员郭军因担心财务公开事情败露,主动到镇纪委投案自首,甄景芳在2008年至2013年当村支部书记期间,虚报耕地面积,套取17万地力补贴资金用于招待费。“没想到村务公开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村民们纷纷议论。

北镇市纪委在监督检查“阳光三务”智慧平台上发现,有一个村未按要求将乡村振兴的生猪养殖项目在系统中公开,经核查发现这个村的党支部书记利用职务便利,通过伪造会议记录等手段,以村集体名义,套取了乡村振兴产业发展项目款80万元,并将钱款分三十多笔转入个人和亲属账户。北镇市纪委对这个案件进行了查处。

康平县纪委副书记关学国介绍,康平县从2021年开始就开展了村级小微权力监督。今年在省纪委指导口径基础上,增加公开了82项小微权力清单,35项风险防控清单,制定57项行权流程图,研发了“阳光监督+再监督”系统,有效打击和预防了小微权力腐败,净化了基层社会政治生态。

湖南韶山市农业农村局农业发展中心主任余勇介绍,智慧村务平台的推广在防治基层腐败方面,至少起到了两方面作用。一是干部都不接触钱了,会计也不接触钞票了,实现了村级财务的非现金管理,钱款直接打到村民的账户上,这就通过规范的网络程序防止了农村资金被贪污、截流和挪用。二是财务在网上留痕,各种拨付阳光运行,没有了回扣,也没有了寻租陷阱,减少了小微权力腐败。

记者调研发现,各地智慧村务平台的推广,使农村事务的各个环节在阳光下运行,大大减少了村民对地方政府的误解和不满,智慧村务平台也成为一些地方化解基层社会矛盾的有力抓手。

关学国介绍,康平县将“阳光三务”与“四零”建设、信访化解、营商环境优化等工作一体推进。2022年全县检举控告和信访量同比下降了80%,其中“万件化访行动”化解率排名全市第一。

辽宁省昌图县宝利镇党委书记田煦阳说:“以前老百姓头脑里的问号特别多,但都无法解开。‘阳光三务’解开了这些问号,也消除了他们对基层政府的误解,现在百姓更加相信党和政府。”

沈阳市文圣区小屯镇双庙村第一书记王雪花说:“有了‘阳光三务’,群众再也不戴着‘有色眼镜’看干部了,干群关系的‘硬疙瘩’都解开了。”


地方动态

“第三届滨海中关村协同创新发展交流会”在北京成功举办

中国信息协会会长王金平参加第七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提供伴随式服务,践行智库型组织——中国信息协会产业互联网分会正式成立

全国大学生创新发明大赛暨“英创工程”启动

  • 协会要闻
  • 通知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