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创作新风潮:AI辅助 赋能编剧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 发布时间: 2023-09-18

即使你不是一名专业编剧,在一览运营宝“AI编剧”网页,通过3步操作,也能得到一个虽然不长但比较完整的分镜头脚本:第一步,在“创意生成”栏输入你的想法,AI会据此进行第二步“情节生成”,给出3个不同的故事;你选择其中一个,AI就进入第三步“脚本生成”,给你一个像模像样的分镜头脚本。接下来你还可以通过网页上的“智能改稿”,随意更改人物设定和细节等,直到满意为止。

这是目前国内大部分“AI编剧”所能提供的服务。如果你能把想法叙述得足够清晰,有的国产AI一步就可以生成简单的分镜头脚本。

近年来,人工智能越来越受关注。从去年底国外智能聊天机器人程序取得突破性成果,到今年四五月份国内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密集发布,再到今年8月31日百度研发的生成式对话产品“文心一言”正式向公众开放,AI日益向人类展示出强大的学习和分析能力,为AI编剧提供了技术土壤。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已经有100多个大语言模型,大多可以提供影视剧本尤其是长短视频脚本创作方面的服务。

生成剧本最快只需几分钟

今年3月27日,一览科技在行业内首批上线“AI编剧”类产品——“一览AI编剧”,搭载在旗下视频创作工具“一览运营宝”,服务影视及短视频行业人群。一览科技创始人罗江春已在视频领域深耕近20年,他说:“我们深知剧本创作是影视作品生产过程的核心,主创要花费大量时间雕琢打磨剧本,业界对剧本创作环节降本增效的实用工具有很高需求。”他介绍,“一览AI编剧”目前已经与业内20多家影视公司达成合作,辅助影视编剧完成从编剧到分镜的工作,“原本人类编剧需要花费2至3周的工作,现在通过人工智能最快只需要几分钟”。一览科技与上海欢雀影业合作的AI辅助编剧首个项目——网剧《蝶羽游戏》,由编剧徐婷执笔,目前已经完成前期剧本撰写工作。

影视策划人、编剧崔瑜琢是国内较早的AI工具试用者之一。去年底接触、使用过智能聊天机器人后,他感到被引领进了一个崭新世界。如今他经常使用“讯飞星火”“文心一言”“WPS AI”等AI工具辅助撰写策划文案、剧本大纲等,“很多情况下我会先让AI生成一个草稿,在此基础上我再进行修改、补充等操作。目前多数情况下,对AI的创作‘成果’,我只能用到其中的一两成甚至一两句,但它们确实提供了一些写作思路,提升了工作效率。对互联网上的热门话题,它们的回答也经常令人惊喜。”

崔瑜琢的情况在影视圈有一定代表性,尤其是中青年创作者,对AI这类科技产品十分关注。编剧资讯及资源平台“编剧帮”创始人杜红军说,现在已经有不少编剧在使用AI。编剧们可以用AI填充写作素材,丰富已有构思,比如剧本中提到“一栋豪华的房子”,AI可以对此进行细化描写。AI还可以帮助编剧构思某些桥段,比如告诉AI某个桥段必须达到“突围”“脱险”之类的戏剧目标,它可以给出多达数十种方式。此外,剧本创作过程中,编剧往往需要阅读大量文字资料,现在可以先让AI消化这些资料,编剧再向AI提问,这样就可以更便捷地梳理资料。

“故事接龙Story Storm”工坊创始人宋东桓已经针对一般爱好者做了多期AI工具应用方面的培训。今年8月,他一个月内做了5期运用视频生成工具制作短片的培训,每期时长两三天,学员数十人。宋东桓介绍,学员们都投入了极大的热情,有的学员彻夜不眠做短片,一个月内学员制作的短片超过百部,“大部分学员掌握了通过AI把故事变成影像的方法,拥有了更好地表达自我的手段。”

辅助而非取代

提起AI编剧,相当多业内外人士首先会联想到以“抵制AI入侵”为诉求之一的国外编剧罢工。那么,AI编剧现阶段真的会“抢”人类编剧的饭碗吗?

“毋庸置疑,剧本创作的核心是人类编剧。”罗江春说,一览科技给AI编剧的定位是辅助人类编剧,而不是取代人类编剧。

影视作品含义丰富、多层,创作者往往需要穿越表象去构思台词和潜台词。杜红军说:“目前AI还不能代替人类编剧完成复杂的剧本创作,人类的创造力、想象力、洞察力和理解力以及对人物的共情能力等,都是AI目前无法完全模拟的。这些仍然是人类编剧的核心技能。”

宋东桓试用过许多国内外的AI工具,认为“目前它们中的大多数像是学识渊博但记忆短暂的百科全书式人物,样样都知道,但不精通,而且你和它多聊几个回合,它就把前面聊的忘了,自然无法很好地辅助长篇文稿的写作”。他说,之前国外动画剧集《南方公园》推出由AI完成编剧、导演、剪辑和配音全流程的一集,在全球影视业产生很大影响,但其AI生成的剧本却被公认“乏味”。他表示,改变AI创作上的短板需要一套完整的、从技术过渡到应用的“中间层”架构方案,但由于剧本创作是相对小众的使用场景,目前全球对这方面的研究依然不够。

“AI对人类编剧创作本身的挑战尚未到来。”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学院副研究员孙佳山曾经到国内一些AI研究基地参观考察,他认为AI目前在影像的预拍摄和虚拟拍摄过程中已经起到重要作用,为拍摄商业大片的探索和实践提供了有价值的抓手。但在编剧领域,“AI编剧真正冲击的是低端的流水线式写作,也可以在一些特定题材类型或者剧本创作的局部起到一些作用。”他还指出,可以进行智能写作的AI,各方面加起来的成本很高,能耗相当大。记者就此问题向罗江春核实,他表示,较为复杂的AI编剧产品,其开发和运营成本“可能相对更高”。

编剧需学会与AI对话

虽然AI技术与影视行业融合紧密,海内外AI热潮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AI编剧生成一个剧本所需时间也很短,人们对AI寄予厚望、充满期待,但目前并没有很多由AI生成或干预的影视剧本拍成影视剧面世。

罗江春认为,AI现在整体上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产品化确实是一个难点。

杜红军观察到,中国的编剧对AI的使用还处在初级阶段,深度使用AI的编剧较少,“可能很多人还没有找到学习和使用AI的正确方式与途径”。

崔瑜琢认为,更重要的是AI的使用者必须学习如何和AI对话,掌握更多和AI沟通交流的方法,提高自身运用AI的能力。

试用一览运营宝、“文心一言”等可以发现,如果你把对AI的希望、要求叙述得过于简略、缺乏戏剧性和现场感等,AI给出的剧本往往情节寡淡无趣;如果你的描述新颖奇特、灵动鲜活,AI给出的剧本则明显更生动丰富、有感染力,专业程度大大提升。“学会向AI工具准确、具体地描述自己的需求,是创作者重要的技能之一。很多情况下,你需要将AI工具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人’,耐心地跟它沟通,细致谨慎地表达需求——而非简单粗暴地提出要求。”崔瑜琢说。

“AI目前还无法直接撼动编剧的地位,进入编剧工作流程的只是充当小工具。但用不了多久,这种情况就会改变。”宋东桓指出,“AI能不能变得更好,取决于它‘抓取什么’‘怎样分析’。如果我们给它‘喂’的语料更丰富,它创作的内容就会更有价值;在‘分析’方面,AI是不断迭代和优化的,只要我们为它设置的训练方式是合理的,AI就会把文章写得越来越好。”

杜红军介绍,近期编剧帮跟“故事接龙Story Storm”工坊将合作开展一个AI短剧计划,生产科幻短剧。“在不久的将来,大家会看到更多在AI干预下生产的短剧和电影,而且拍摄制作的成本比过去明显降低”。

“AI能够成为人类编剧灵感永不枯竭的最佳创作伙伴,两者可以相互补充,携手共进。”罗江春说,“在保有个人独特性和专业优势的前提下,我们要接受新趋势、新变化,主动掌握新技术,不断提升自己的竞争力。未来属于会合理使用AI的人。”


地方动态

“第三届滨海中关村协同创新发展交流会”在北京成功举办

中国信息协会会长王金平参加第七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提供伴随式服务,践行智库型组织——中国信息协会产业互联网分会正式成立

全国大学生创新发明大赛暨“英创工程”启动

  • 协会要闻
  • 通知公告